潘长江、嘎子直播间卖酒“割韭菜” 几十元的茅台五粮液都是贴牌货足球比分网欧洲足球先生

2021年05月16日 | tags | views 10
Comments 0

  “嘎子劝劝你潘叔吧!别再卖酒啦!”

  小兵张嘎扮演者谢孟伟的抖音直播间里,不断有粉丝发出这样的“苦口婆心”的调侃。

  此前谢孟伟在网上卖酒,著名笑星潘长江曾“真挚”劝告他“水太深,你把握不住”。

  
图片来源:抖音

  不过,时隔不久,潘长江也做起了嘎子“把握不住的事”,在直播间卖起了贴牌酒。

  一瓶XO白兰地,谢孟伟直播间最低卖到1.9元,标价约100元/瓶的五粮液黄金酒,潘长江给的“福利价”不到30元/瓶……这样的标价背后究竟是明星主播们为粉丝谋得福利惊人,还是另有蹊跷?

  贴牌酒涌入明星直播间

  去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官方抖音账号发布了一条谢孟伟直播带货的视频,并配上文字“英雄嘎子哥开始演反派了?”

  视频中,谢孟伟正在售卖茅台酒,并承诺“买两箱茅台,送一箱五粮液”。不过,市场监管总局指出,他卖的两款酒都是贴牌酒。

  市场监管总局还剪辑了潘长江“教育”谢孟伟的片段。在一次直播连麦中,潘长江以潘叔的身份语重心长告诫谢孟伟:“这里水太深,你把握不住”。但不久后,潘长江却也做起了嘎子“把握不住的事”,在直播间卖起了贴牌酒。

  潘长江也被网友吐槽,从潘叔变成了潘子。“劝嘎者终成嘎”“潘嘎之交”在B站、抖音、快手等平台走红。

  网友对于潘长江、谢孟伟的调侃和质疑当然不止限于“潘嘎之交”。

  有消费者表示,潘长江卖的酒并不比嘎子好多少,声称“赠送的酒杯质量差到一捏就碎,不敢想象德高望重的潘老师竟然卖这么差的东西。”

  针对所售产品的质量问题,潘长江和谢孟伟至今没有公开回应,时代财经也分别联系两位明星主播,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贴牌酒就已经攻占了不少明星直播间,引发争议。

  演员于震直播间89元/瓶的五粮液“一尊天下”被质疑质量差;罗永浩直播卖五粮液贴牌酒“密鉴”,粉丝收到后却发现“密鉴”变成了“一尊天下”,直呼被骗,并引发了退货退款风波。

  
图片来源:抖音

  时代财经查询发现,一尊天下和密鉴均为五粮液集团与第三方合作的贴牌酒。

  15.8元一瓶的XO白兰地,你敢喝吗?

  明星卖酒背后,更为人诟病的是酒的品质。

  在谢孟伟的抖音直播间,曾经销售了一款打着茅台旗号的(明星专享)“白金醇酒”,标价为999元/4瓶,且买一送一。该酒瓶身和外包装均注明生产厂家为贵州茅台酒厂(集团)白金酒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白金酒公司”)。

  时代财经5月12日致电白金酒公司,工作人员称的确有白金醇酒,官方售价在600元/瓶。“白金醇酒是茅台集团旗下的产品,因为白金酒公司是茅台集团的下属子公司。”

  一位贵州酒商对时代财经表示,白金酒公司的确是茅台集团子公司,白金醇酒属于贴牌产品,但因为授权资质已经过期,所以无法在常规渠道销售。“虽然扫码价是600多元一瓶,但实际上一两百元或者更低的价格也很常见。”

  在淘宝、京东等平台,时代财经并未查询到这款酒,百度搜索的结果则显示,仅有“第一食品网”等零星网站有白金醇酒销售的信息,需要留言询价。

  2019年2月,茅台集团发布了《茅台集团关于全面停止定制、贴牌和未经审批产品业务的通知》,要求全面停止定制、贴牌和未经审批产品这三项业务。

  其中,茅台集团对白金酒公司作出处罚,称其在生产经营中屡次违反集团品牌管理规定,同时又出现重大违规行为,对茅台品牌声誉造成了严重影响,自此不再授权其使用集团知识产权,生产业务由保健酒业公司接管。

  除了白金醇酒外,让谢孟伟直播卖酒“出圈”的是一款名为“名仕罗纳德”,售价仅15.8元/瓶的XO白兰地。

  广州酒商王生很早就注意到谢孟伟在直播售卖XO,甚至还专门买了一瓶想一探究竟。

  王生告诉时代财经,正宗XO需要用大量葡萄进行发酵,再经过多次蒸馏才能成品,加上消费税、增值税、包装成本和人力成本,没有几百元根本买不到。

  在王生看来,10多元一瓶的XO就是贴牌劣质酒,在业内很常见。“就像那些卖奔富penfold红酒的,严格来说都不算正品,很多酒贴牌就卖,都不用混装进口原酒。”

  也有不少博主好奇买来了“嘎子”在直播中售卖的XO,声称入口除了酒精味,还有一股齁甜的味道,感觉加了不少糖浆。也有人调侃称,“嘎子”的酒,喝完开车可能都不会被查出酒驾。

  值得注意的是,15.8元一瓶的XO并不是最低价,谢孟伟的抖音小店还曾出售过另外两款“名仕罗纳德”,券后单瓶价格分别为1.9元和7.9元。

  时代财经查询发现,名仕罗纳德的生产商为山东名仕酒业,生产地在山东烟台。在名仕酒业的官网,有不少产品售价在20元左右。

  围绕着名仕罗纳德的价格、渠道和生产地等问题,时代财经多次致电名仕酒业,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潘长江直播中售卖的“黄金酒”,则傍上了“五粮液”的大名。

  据了解,黄金酒是五粮液集团保健酒公司委托巨人集团生产的一款贴牌保健酒,但在直播中,潘长江却表示该产品为五粮液生产。

  此外,潘长江在直播中给出299元/6瓶的“粉丝福利价”实际上高于部分电商平台。在淘宝和拼多多,有商家6瓶黄金酒仅卖150元。

  单价不到50元/瓶,打着保健酒旗号的“五粮液”似乎也没有起到保健的效果。时代财经注意到,有消费者曾在潘长江直播间质疑道:潘叔,买来的黄金酒怎么一股枸杞味?怎么一喝就头疼?

  酒水行业从业者、西门酒局创始人西门不暗告诉时代财经,直播间几十元的大牌酒,除非厂家和主播贴钱卖,酒的质量肯定不过关。

  “以普通酱香酒为例,粮食成本就超过30元,更不要说卖一瓶酒还要考虑到其中的渠道、营销费用。10多元的XO,一看就知道不能喝,这不符合常识。”西门不暗说道。

  卖飞天茅台不如卖贴牌茅台

  贴牌酒一般由酒企授权其他厂商贴牌生产,或者委托其对产品进行加工。酒企向贴牌商收取品牌使用费,并借此扩大市场和产能;贴牌商利用品牌背书,酒也更好卖出去。

  对于线上线下销售的渠道商而言,巨大的利润空间也让他们更乐意卖贴牌酒。

  王生告诉时代财经,往往进价十几元的酒可以卖到几百元。“很多酒商喜欢做贴牌酒,主要是很多专做代工的酒厂不具备议价能力,酒商可低价拿到酒,贴上自己的牌子,在没有对比的情况下卖出较高的价格。”王生告诉时代财经。

  酒水零售平台酒仙网与品牌酒企贴牌合作的细节或可让外界一窥贴牌酒的高利润。

  招股书显示,酒仙网与贵州钓鱼台国宾酒业公司合作开发生产了一款名为钓鱼台V20的专销贴牌酒,2018-2020年,这款酒为酒仙网分别贡献了0.6亿元、0.95亿元和1.9亿元的销售收入,毛利润分别为0.46亿元、0.69亿元、1.14亿元,对应的毛利率为75%、72%、60%。相较之下,代理销售茅台的毛利率仅6.47%。

  明星主播为贴牌酒带货分成同样惊人。

  上述贵州酒商对时代财经算了一笔账,按照行业惯例,如果明星直播销售一款贴牌酒的价格是100元/瓶,销售抽成的利润空间至少是售价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也就是说100元卖一瓶酒,明星能拿到30-50元的抽成。

  西门不暗指出,贴牌酒虽便宜,也容易拉动销量,但质量参差不齐,如果粉丝购买后发现问题,会让明星声誉受损,甚至担上法律责任。“这基本就是一锤子买卖,容易透支粉丝对明星的信任度。”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事实上,名优酒企一直保留有不少贴牌产品。一个例子是,2002年前后,五粮液曾有上百种不同档次标称“五粮液股份”和“五粮液集团”生产的酒。

  酒业分析师蔡学飞告诉时代财经,“贴牌经济效益非常高,厂家只负责生产和获取品牌授权,不涉及任何市场营销业务,对酒企来说也是一种简单高效冲销量的模式。”

  以贴牌“常客”陕西白水杜康白酒公司为例,该公司曾对外“出租”白水杜康商标。据新京报等媒体报道,每年品牌授权费用为24-100万元。

  不过,对于品牌酒企而言,贴牌酒也很可能会反噬品牌。

  在电商平台或者低线市场,茅台、五粮液贴牌酒经销商直接将产品当作茅台、五粮液同厂酒来卖的不在少数。

  以“茅台白金酒”为例,在淘宝、京东等平台,这款扫码价为998元/瓶的浓酱兼香型白酒,6瓶总价219元,不少店铺月订单数甚至上千。

  店铺客服声称,这款酒和飞天茅台一样产自茅台酒厂,事实上,茅台白金酒的生产方为茅台白金酒公司,并被取消了品牌使用授权。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对时代财经指出,贴牌代理商不是品牌拥有者,很容易为了一时利益做出伤害品牌的事,包括低价销售、虚假宣传等。

  除了贴牌酒,茅台、五粮液等头部酒企还深受“山寨酒”困扰。

  时代财经注意到,市面上打着茅台、五粮液定制酒招牌的不在少数,比如完全仿照飞天茅台包装,名为“茅台内供酒”“职工专供酒”“茅台原浆酒”等,都被官方认定为假酒。

  
虎扑上关于鉴定贴牌酒和假酒的段子

  

  酒企对贴牌酒的态度也在发生变化。2019年2月,茅台集团要求全面停止定制、贴牌业务。几乎同时,五粮液也开始大力清理贴牌产品。2019年4月8日,五粮液系列酒品牌营销有限公司销售部下发了《关于宜宾五粮液系列酒品牌营销有限公司同质化产品下架的重要通知》。

  通知要求将所有品牌的“同质化产品”从各大电商平台、线上渠道全部下架,在30日内从商超及卖场下架,下架的产品多达73款,涉及的品牌有31个,包括五粮国宾、五粮PTVIP、五粮陈、五粮精酿、五粮情、五粮迎宾酒、五粮尊、五湖液、VVV、东方娇子等。除此之外,汾酒、西凤酒也均在近几年制定政策,减少或限制贴牌产品的推出。

足球比分网欧洲足球先生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